小白鱼角

琰琰小方谁更美?

东凯语录

转载   存档   有时看

麋角为萤:

整理了部分东凯采访/专访中说过的话

方便写文找梗  按时间顺序  不定期更新

真的是两个特别 特别好的人






靳东:


我喜欢水到渠成,轻松的、自然的走一条路。你如果告诉我什么事是一定、必须做好的,恰恰相反我就一定做不好。

好在,我还是个善于思考总结的人。我知道,我很怕一生沿着一条线走,我应该去尝试各种不同的活法。


——2012.12《影视圈》





这个行业需要一些人来坚守,在这个过程中,一边看也要一边检讨自己,就像一个杯子,从不同角度看它有不通侧面。现实生活中,在戏剧舞台,只要我站在上面,这个舞台就是我的。


我始终认为,无论是电影还是话剧,都应该有一种责任感。演员更是如此,要用作品传达一种思想。如果一个演员演出的作品让人看完以后感觉索然无味,不知道他要表达什么,呈现什么,就太没有意义了。


人的生命很短,我希望能在我有限的时间里,在精力充沛的时候,尽可能地去做一些对社会,对我们生活的这块土地有意义、有贡献的事情。


——2013.01《时尚北京》





我是一个职业的演员,这是我的工作,是一个非常神圣的职业,我觉得严肃都不足以代表这个,不允许任何人来亵渎。 


蔺晨他是一个心性洒脱不受世俗拘束的人,能洞悉世事但毫无名利之心,活得自在,活得明白。同时也是个很重情义的人,他的世界观价值观在一定程度上跟我有相似之处。


——2015.07《时尚北京》





我觉得男人毕竟还是应该像一个男人,他起码应该有担当有责任。综合这两点,我所选择的角色,不管这个剧本是否赋予了这个角色担当和责任,我也会在我的表演和台词里把它带出来。有时候甚至都不完全由我控制,比如说明楼的很多动作都不是我自己能控制的了的。我在思考,明楼也在思考,那个界于理性和感性的度有时候是不受控的。


——2015.09《花痴堂》





我觉得戏剧学院教会给我们的一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观察生活,伴随一生的。所以我到今天还记得我的老师,我的院长,我们的先生告诉我们说,“你们将来有的人也许会被所有人追捧,会被很多观众热议,但是我仍然希望你们能够永远记住这一句话:希望你们在人群当中,能够躲在一个角落里,去观察别人,而不要成为被别人观察的对象。”


我觉得任何一个人物角色如果没有情感,它都是失败的。不管你把这个电影或电视剧拍得多么的绚丽,它都是失败的,它就是一个空壳而已。对于文字也是一样。逐渐把它去简化,简化到一个(没有情感),它会影响你写字的一个态度。我觉得写字的态度,跟为人的态度也是相关联的。每个人都在用最最潦草的一个方式做事情,你可以把你身边的每一件事情都轻而易举,一笔带过,我觉得这个态度是有问题的。我始终觉得不管做任何事情,态度跟能力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。所以对文字这个事情,我一直特别坚持。



Q:大家都说做演员,外形是非常重要的。你那个时候对自己的外形有什么样的评价?你觉得自己长得很帅吗?

A:我们那个年代没有人说谁有多帅啊。那个年代好像都说“这小孩儿长得挺好看的”,会是那样的一个形容方式。那个时候大家都在街上打架。那个时代,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,叫“照眼儿”的时代,就是这边十几个人,那边十几个人,如果彼此的眼神有一个交流,如果没有超过五秒,还OK,就只是看了一眼。如果超过五秒,那这就要去打一架了。所以我们称之为“照眼儿”。


Q:你上学的时候是属于经常和别人打架,经常和别人“照眼儿”的学生吗?

A:我觉得那整个时代都是那样吧。好像不打架的孩子很少。


Q:有那种班里学习好的,不跟别人打架,家长特省心的孩子吧?

A:我觉得那些特别老实的孩子,要么是书呆子,要么……我也没觉得学习好到哪儿去。在我们隔三差五出去跟人打架的时候,我们这些人的学习成绩也都是极其突出的,极其优秀的。真的真的,什么都没耽误。我觉得不管是智商情商,当然那会儿没这个说法,就是思维快速运转,跳跃性比较强的人,往往能够兼顾几方面。那时候我们就觉得这有什么好学的?这些死的课本里的东西需要你来告诉我么?我有六个答案,为什么你非要让我说只有这一个是对的?所以在那个时候,本身就是叛逆抗拒,再加上也处在那个年龄段,青春期,无处释放,然后就出去打架……所以那个时候有很多种想法,最后可能汇在一起,觉得电影电视剧这种载体能够往外传递自己想说的一些东西。那个时候其实很幼稚,但会觉得“幼稚又怎样?”。


——2015.09《星光满天》





我比较喜欢黑色幽默,不管是莎士比亚,契科夫,萨特,甚至布莱西特。世界上有两大表演类别,体验派和表现派,我走过欧洲很多城市,看了很多话剧,真正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戏剧,百分之八九十都是悲剧,一直延续到今天,还在被欧洲很多人喜欢,为什么?我经常讲人生不如意,十之八九,人活这一世,绝大多数都是苦难多余快乐的。而在现实生活中,我把我的日子力所能及的过的快乐一些,而这个快乐来自于我的家人,他们快乐了我就很幸福。那么喜剧呢?当然不排斥,我一定会拍一部喜剧。但是我坚信,如果有一天我去接演一部喜剧的角色,一定也会让你饱含着泪水去笑。


我希望能在60岁的时候,我们回忆,原来我们拍过这样的片子,还拍过那样的片子。


我很固执的往我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向在我迈进,不管快慢,不管早晚,我都会坚定不移的往前走,起码这是我在经过了几十种路,用排除法留下的一条我自己认为积极的路,这或多或少会让人觉得固执,我觉得我还有一个值得骄傲的地方就是我从来不去解释,我觉得解释毫无意义,我觉得懂我的人不需要解释。


——2015.10《金牌经纪人》





Q:最难忘的对北京秋天的印记是什么?

A:比如说六环路边,墙上会爬一些枫叶或叶子,有红的,黄的。你能感受到每片叶子,在阳光照耀中投射出的斑驳。你会想,它曾经那么的生命力十足,是北方的那种绿,感觉一掐真的能掐出汁来。可是它变红了,变黄了,它要开始落了,风一刮就掉了。


Q:既然你对节气那么敏感,还记得第一天走进中戏的校园,天气怎么样吗?

A:我记得特别清楚,那天暴晒。8月31号到学校报道,好像9点多钟就开始特别热了。我在胡同口吃了个早点,然后就提着行李去学校了。那一刻我告诉自己,要记住那一刻的感受。我背着自己的包,拖着箱子,坐了整整一夜的火车来到了北京。还在戏剧学院很老的大门那儿站了好大会儿。我还记得后面来个高高瘦瘦的学生,叫李光洁,说,哎,哥,你哪个班的。我相信被录取进来的这些孩子们,内心应该都差不多吧。进了校门东看看,西看看,也摸不着北。把行李寄存后,就直接被扔上了校车,那时候竟然还有点失望,宿舍也不给进,就直接给拉到昌平去军训了。


Q:那毕业离开学校那天的情景还记得吗?

A:那时候也很热,一直下雨。我记得同学都回宿舍了,我一个人穿了件防雨的东西,就站在操场上。那是晚上,大概有十一二点钟了,雨也很大,所有的窗户也都熄了灯。但我就站在那儿看,那是谁的宿舍,谁的宿舍,也不想回去,就是淋雨。


——2015.10《北京青年周刊》





王凯是我的小师弟,我毕业之后他才进的中央戏剧学院。他很努力,在这个戏里面呈现出来的也很沉稳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也一直不停地在交流。他在这个戏里是我的一个从属,更重要的是他是我的一个释放口,我的一个倾听者。所有人都不知道我的身份,只有他知道。王凯在这个戏里头表现得挺棒的,我也一直跟他说,师出同门,也希望他在方方面面上都能更加优秀。


——2015.11《LADY》





比如像王凯,然后他们都说,我们拍一个戏,差不多到了一个月之后,生活当中他也经常跟我聊,他说我们来之前都挺害怕你的,他说身边很多人都说,反正跟他合作你要小心,可能他会翻脸、可能会急,而你要比如准备的不充分等等,但是后来发现挺好的。我觉得生活当中可能跟工作还是不一样吧,我不希望当我把每一场戏,甚至每一句台词都,就是准备的很充分的情况下,站在我对面这个人是根本没有准备的。


——2015.12《新闻当事人》





Q:“老干部”怎么看待“小鲜肉”,认为出名要趁早吗?

A:“小鲜肉”,谁没“小鲜肉”过?只不过我“小鲜肉”的那个年龄段没有这个词汇。在年龄很小的时候,我特别爱装老大,我说装老大是在戏里,在23、24岁的时候,我想我要演特别沉重、沉稳、老到等诸如此类的词,其实事实上我认为,读书的时候你就好好读书,我跟我的外甥也经常说,这个不要想,不要商量,你现在不要做25岁的事情。挺好的,《伪装者》能得到这么多人的认可,而我在这个时期,能以这么平和,并且很真实的心态做自己,这是我最开心的事情。



Q:相较于流行文化,更喜欢传统文化吗?

A:我从来没有刻意去喜欢某种文化,我只是力所能及地做好我自己。家人问过我,靳东,你所从事的这个行业,能给人们带来什么?我说其实它的功效性并不大,有一些影响是潜移默化的,这些潜移默化看上去不大,它又特别大,可能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我向这些为数不多的喜欢我的人来讲,我能传递的是对情感的认知,这可能是我当前唯一做的一些被称之为贡献的东西。那么今后呢,我也会改变,至少让人觉得,靳东这个人不是铁板一块,起码要开朗,起码要率真,这是不可变的。



——2015.12《上海电视周刊》





怎么说呢,我很执拗地、固执地往我想要的这条路上在迈进,不管快慢,不管早晚,不管快乐还是悲伤,不管是遍体鳞伤还是昂扬阔步,都会坚定不移地迈进,任何人也阻拦不了我。


——2015.12《ELLE》





父亲以前当兵在海边,他说每次吹口琴都会有点儿哀愁,可能是乡愁,我小的时候对这个感觉印象特别深,还有就是他当兵的时候总是吃海带,现在也闻不了海带的味道。


我曾经跟我朋友开玩笑说,我这一生最受不了的就是从情感上伤害我,我特别相信感情,无论是亲情、友情、爱情或者其他任何感情,遇到感情的问题,我甚至不愿意花时间和脑力去客观审视,我就相信这个,我知道情是很容易碎掉的,可越是容易碎掉,越是很难奢求的东西,得到了才会更珍惜——就像我相信一切可以是美好的。


“对,就像逍遥骑士。”


——2016.01《VOGUE》





每接拍一部戏,我都思考它传递的意义是什么,社会价值何在? 这些对我很重要。如果只是赚钱,我宁愿选择拒绝,哪怕再高的价格,学会拒绝是门学问,太多的人因不会拒绝而吃苦头。我认为世界上没有天才 ,就是在于你是否勤于思考罢了 。我们不能拓宽生命的长度,但可以扩大生命的宽度。

生活久了的城市就是你最眷恋的城市。很多人都诟病北京的交通拥堵、物价高、房价贵、空气质量差。有时,我也会调侃。但每次离开北京一两个月都想念这座城市。我在北京生活了快20年,无论喜欢与不喜欢,它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。


——2016.03《So Figaro》





戏剧关乎信仰和灵魂,我始终保持敬畏。

中国的戏剧还处在一个杂乱无章的时代,远远没有复兴。


曹禺先生说过“百无一用方达生”。在今天这个时代,所有人都在,唯独理想主义的方达生不在了。我们在讨论剧本时,曾经聊到,今天,银行家、资本家、陈白露这些角色有,饿死的人也有,但方达生没了:这个社会越来越现实。


——2016.03《澎湃新闻》





我一直希望也是钟爱的,就是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有点品质,而且我希望活着的力所能及的每一天,每一个钟头,都有点情怀。


——2016.06《GQ智族》





人活到四十岁,不会对任何人卑躬屈膝,不会因为对方所谓的社会地位比你高,而让自己低头。


闭了眼睛只能有两种情况。一种是睡着了,另一种是死了。第一,我没死,还活着;第二,我没法用睡着了的方式去做一件事情,我做不到。


人这一辈子,唯一不能丢的就是骨气。我曾开玩笑,如果哪一天我妥协了,即便没有了气节,我还有节气嘛!但真的,我觉得不要去做。


——2016.12《南方都市报》





在那种情况下,尤其自己独处的空间,一个孤苦伶仃的病房,就会特别沮丧,因为你丧失了行动能力,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很煎熬。拍这部戏让我见识了自己体能的上限,精神承受压力的上限,不堪回首。


我是不肯示弱的男人,不肯向自己示弱,不允许拍一个特别烂的戏。


——2016.12《京华时报》







王凯:


就像只动物,到了陌生的环境,面对一帮陌生的群体,它会去试探和观望。人也是一样。


我经常躺在床上,灯一关,睡不着,就跟自己聊天。有的时候是在心里聊,有的时候会说出来。扮演个开导自己的角色就好。这一切都是基于,自己的消化能力跟排解能力还是比较强。


从离开老家到北京,考上了戏剧学院,是我最叛逆的阶段。别人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,包括父母。只有一根筋,就是我要为梦想搏一次,哪怕失败,但至少我尝试过,不会后悔。


成名前,想吃什么、去哪儿、跟谁见面,都不用躲躲闪闪。成名后,他的生活空间越来越小。去年的一次采访中,他回忆自己戴着口罩和帽子,路过一家家热气腾腾的小店。“烤串、米线、米粉,看见朋友围坐在一起聊天吃饭,我就想,可能这样的生活离我越来越远,不能再几个好友随便下馆子,吃烤串、喝啤酒了。”他声音低下来:“我有一种莫名的小失落。”


有值得的,也有不值得的。但是没办法,人就是活在矛盾中,你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,鱼跟熊掌不可兼得。


——2016.10《新京报》





最怕别人因为我的戏不好而瞧不起我,这是最无地自容、最抬不起头的事儿。


如今,他开始期待偶尔偷偷出去逛个街、唱个歌,他开始试探,看自己的生活空间还能有多大,“比如昨晚就偷偷出去逛了个街,虽然也被人认出来了,但我觉得还行啊,往后再找几次机会去试试。”

“我总归是个人啊,不能每天除了家里就是酒店,去哪儿都不能踏踏实实看一眼,踏踏实实走一段路,那我还活着干嘛。”


Q男孩子讲荤段子是成长中必经的过程么?

A肯定啊,那当然啊!所以干嘛把过去搞得干干净净,像个什么都没有的人,太不真实了。


Q最让你高兴和最让你不高兴的一句评论分别是什么?

A最高兴的是,好喜欢你啊,最不开心的是,好不喜欢你啊。


——2016.10《南都全娱乐》





我想演一点鲜活一点的形象,再更接地气。我想演一个民工,我想演一个那种,身上脏兮兮的,然后每天在那种漫天的灰尘里工作,然后可能吃饭都是蹲在地上吃,都没有个桌子。


——2016.11《金星秀》



Q:如果让你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给我们介绍一下王凯,你会怎么介绍?

A:王凯是一个好人。刚才我说我是一个很没个性的好人。我真的想不出来,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一个人了,没有什么特别了,只是因为我从事的这个职业让大家觉得我很特别,但是没有什么不一样,只是每个人干的各自的工作不一样而已。


——2016.11《腾讯视频》





我一点都不闷骚,比较热烈和直接。

我特别容易想得开,就是我可能今天很烦恼,但睡一觉起来第二天就忘了。


——2016.11《网易娱乐专稿》





范川人物性格上还是有点,怎么说,有一点清高,然后还有一点小嘚瑟,对。其实范川这个人物他有时候嘴也挺毒的,他就是说话也不留情面什么的,对。我自从三哥演完之后,我发现我这个人变得越来越容易怼人家了,对。我觉得还是有那么一些相似的地方的。


我的喜跟他们的喜不太一样。他们的喜,你们看就知道了,我可能有的时候更多的是一种冷幽默。


——2016.12《网易娱乐专稿》





“一切都是经历。”

本来在中国面临的题材选择就不是很多。这是一个大环境。但是话又说回来,其实这就是一场游戏,你懂不懂游戏规则,你在这个游戏规则中如何才能生存得更好,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。


——2016.12《澎拜新闻》





其实有的想法,我特别单纯特别傻,后来我回过头来在这想,其实有的时候,我能够走到今天,也许就是这股傻劲吧。


本来从一无所有开始的。我觉得这个山顶,只有那么小的地方,容不下那么多人。待会下来得了,该别人上去了。所以要想好来时的路,就会知道走的时候该怎么走。


——2017.1《面对面》





Q:你对年龄敏感吗?

A:不敏感,我对年龄、对身高、对体重都不敏感。就像我天生方向感不好,这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。我从小到大就是,比如一个人大概有多高,有多少岁,别人可以预估,但我是猜不出来的。


Q:三十岁前后是你转变最大的时候吗?

A:会有慢慢转变,会发现一年比一年不一样。想法呀,看待事物的一些角度呀,眼界呀,都会跟三十岁前一年有变化。


Q:你三十岁前还挺不急不缓的啊?

A:对,因为我不愁吃不愁喝,我饿不死,我冻不着,我有地儿住,我能够生存下去,就不着急了。所以当时说实话没有想特别多,因为我总是觉得,人在做天在看,你如果真的是很用心地去完成你的工作,会有人看到这些东西的。


Q:演员一般都爱观察身边的人,你呢?

A:恩,特别喜欢观察。就是会老观察我身边的这些工作人员,他们的一些小癖好啊,惯性的动作或者语言啊。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,悄悄地默默地。

——2017.02《红秀》








评论

热度(525)

  1. 十点半的地铁子非鱼不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小白鱼角没角乌鸦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转载 存档 有时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