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白鱼角

琰琰小方谁更美?

杜旅长的北平两三事(十三)

      发文吧O(∩_∩)O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早晨孟韦刚进办公室,警卫拿来一封信,对孟韦说昨晚就留在这里的,孟韦看到信下的署名是杜见锋。孟韦嘴角勾起微笑,打开信看到里面不算好看的两行字,“孟韦:最近训练紧,老子真想你。杜见锋”

       杜旅长写信可是天下第一大事,说得跟生离死别一样。警卫说下午那位副官来信之后就走了,也没有说什么时候会来。孟韦给杜见锋回信,“准备要紧,勿念”。但是想想自己要怎么拿信给对方,警察局一个萝卜一个坑,大家都在戒严,而且孟韦想,自己当面去见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孟韦本来想着隔天就要去见杜见锋,谁知道,一到警局就看到大哥站在门口。孟敖把手里的烟头掐灭,坏坏地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“嘴巴张这么大,大哥可没有吓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孟敖把手里的烟头扔了,戴上军帽,侧身示意孟韦先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“小局长,带我去你办公室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进了办公室,孟韦摘下帽子把腰间的枪卸下放在桌上,孟敖却发现这把手枪,是美国货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东西哪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孟韦没想到被哥哥拿了,低低说了声,一个朋友给的。

       美国飞行队的配枪,除了你哥,你什么时候有飞行员朋友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除了大哥,我就不能有其他飞行员朋友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小局长行啊,不像以前了,会交朋友了。不过我要和美国佬比赛开飞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孟韦努嘴,两个大老爷们见面可不得单挑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武器啊,都是宝贝,用了就要用到底,所以你这朋友,肯定不是飞行员。”

       孟韦惊异惊诧吃惊看着自己大哥。“哥,瞒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知己知彼百战不殆。”孟敖把枪放回袋子里。“说别的,我们要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们……是大后天走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两天后,所以我今天来了,明天就来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敖低头掏烟,瞄了一眼看到孟韦桌上的照片,伸手拿起来看。孟韦不动,就看着大哥一边摸着照片上的母亲和年幼的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“大哥,既然你出来了,我带你回家吧?”

       孟敖看了一眼孟韦,摇头:“爸最近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很好,酒和烟就是他给的。大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孟敖看了一眼孟韦,拍拍弟弟削直笔立的肩,“替我照顾好爸。”

      孟韦拉紧了自己的衣服,想劝哥哥回家但是知道大哥不想在这个节骨眼见到父亲,出发在即,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。孟韦猛地摇摇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干嘛呢,头要得跟拨浪鼓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想说大哥你应该回去看看,毕竟爸很久没见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用。”孟敖斩钉截铁,“你想重庆吗?”孟敖问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这个回答倒是让孟敖意外,“其实我们在那里作战,我在想,你可能也跟我一样记着这里,毕竟这个地方对我们来说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大哥,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。你也不要再记恨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自从八一三轰炸后,重庆的事就变成家里的禁区。如今孟韦却这么回答,孟敖发现弟弟原来比自己更早走出这段往事。当然重庆轰炸是一回事,他不会不知道,当时孟韦还把心留在重庆。孟敖摸摸弟弟的脸颊。

       “孟韦,自从你当了这个局长,还真是,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大哥,这跟我在警察局没关系,我们是兄弟啊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孟敖知道孟韦真的不再是那个躲在自己身后怯生生的小男孩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过,我倒是听说,你当了副局长,第一天就惹了一位军爷?”

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“听说这位军爷来你们警察局闹过事?还指名道姓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孟韦一愣,心想好事不出门谣言传千里,虽然这也并不是谣言。一想起杜见锋那张脸孟韦就不知道该怎么向大哥开口。只见孟敖把照片端端正正放回孟韦的桌上,点了跟烟吞云吐雾地坐到孟韦办公椅子上,看着孟韦,仿佛盯进孟韦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“听说,有天晚上你还留在201旅的营地?是谁有这么大魔力?我们方局长还是从来不会卷入这些军警乱事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孟韦突然觉得孟敖就是来点拨他的,孟敖是怕孟韦卷入这些无端的事情,对外影响不好,孟韦圆圆眼里水气漂泊。想起杜见锋那张骄傲的脸,不知道该怎么跟孟敖说。

       说两人萍水相逢有缘相聚,还是说乱世浮萍情只如朝露,他甚至不能知道杜见锋还能不能回来,什么都不敢想,只是在他真的离开前,自己还要再去见他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“孟韦。”孟敖的声音打断弟弟的思索,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想说,大哥你不要担心,这些事我自己有分寸,不会连累家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孟敖扯着一个坏笑,就像小时候有人欺负孟韦时孟敖准备开打的势头,仿佛能从孟韦眼里看到那位传说中的军爷。

       “给我写信,随时汇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汇报?”

       “汇报你跟爸,还有小妈,过得好不好,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看来我以后要留意这个201旅,据说是支平地起坐的队伍,纪律松散,战绩却不错,还真得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孟敖站起身,带上军帽,抱了抱自己的弟弟,“注意安全”,然后空军夹克一甩,帅气地出门。孟韦护着哥哥来到楼下,孟敖刚出警局,就看到远处一个戴着墨镜的军官坐在吉普车上,看着身后的孟韦。

TBC

这文一直在想中间的情节~~~有点卡壳~嗯哈哈哈

评论(3)

热度(17)